公司新闻

周孝信:新一代能源系统中储能技术是关键,2030达100GW左右

文章来源:北极星储能网 点击量:132 时间:2018-06-05

为了实现目标,国家能源局、发改委在2016年发布了一个有关于能源和电力的十三五规划,还有一个能源生产消费革命的战略,在2016-2030年期间,对主要的指标做了一个规定。

这是一次能源演化的趋势,未来的趋势是到2050年,煤炭的占比在一次能源里面达到20%,油气30%,非化石能源达到50%,甚至超过50%

这是战略目标,具体来说,我们要构建一代能源系统,那么新一代能源系统和老的传统的能源系统有什么区别?它的主要的特征是什么?主要包括以下四方面:

第一,从能源结构来说,实现可再生能源优先,因地制宜发展多元能源结构。

第二,从能源生产和供应模式来说,集中与分布并举,相互协同可靠能源生产和供应模式。

第三,各类能源综合利用节能高效的用能方式。

第四,面向社会的平台性、商业性和用户服务性。

这四点和传统的能源系统是不一样的。

新一代能源技术的具体的目标,我们提出六点:

第一:大幅度提高一次能源消费中非化石能源占比。

第二:持续提升非化石能源的发电量,从发电来说,国家规划里面提出,希望在2030年,达到50%非化石能源,到2050年,希望能够接近80%

第三:显著提高电能在终端能源中的比重。目前比重超过20%,希望可以保持21%22%23%这样一个翻番的增长情况,目标是到2050年提高一倍,到百分之四十几。

第四:人均用电量希望稳步的增加。从目前的全国的平均4500千瓦时每年,到2050年希达到9000千瓦时,这个指标也不算很高。

第五:大幅提高能源利用的效率,这个能源利用效率是什么?指的是整个能源系统,从一次能源开始,生产、转化、传输,以及到使用,全过程的能源利用效率。这个能源利用效率经过简单的分析和计算,目前是30%左右,到2050年希望能够提高到接近50%,这应该是比较高的一个指标。

第六点,持续降低能源的二氧化碳的排放,这指的是能源系统的二氧化碳的排放。目前是80几亿吨二氧化碳,到了高峰时段,到2025年到2030年之间,会达到96亿吨,之后逐渐的减少,减到2050年是50几亿吨。

能源生产和传输系统的损耗是逐步降低的,用能部分是在逐步降低的,但是降低的比例,取决于未来的能源结构、使用结构的优化和能源使用技术的提高。能源传输的损耗基本上变化不是很大,量也不是很大。

从光伏来看,按照原来的规划,2020年装机容量1.1亿,目前已经是1.3亿了,大幅度的超前了。到2030年希望能够达到20%的装机容量,到2050年达到40%

这些目标要怎么实现?也有以下六点:

第一点就是积极推进能源结构的清洁转型,构建新一代电力系统。

第二点,构建源端基地和终端消费的综合能源系统。

第三点,加速推进各类储能技术。储能技术的研发和生产是非常非常关键的。

第四点,输电系统和配电系统的更新。

第五点,能源互联网,和新一代的人工智能技术。

第六点,电力市场和能源市场。

这是六点路径选择。

对于源端基地,前一段的西部的太阳能、风能的能源基地,传输有很大的问题,现在侧重在中东部发展分布式。但是从未来长远角度来看,西部的大量的可再生能源,风能、光能的资源还是要开发的,只不过这个开发和现在的模式不一样,是一个综合的开发,打造综合的能源基地。

对于储能技术,未来那么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,我们需要多少储能的容量?2020年,以储水蓄能为主的,四千万千瓦。2030,储水蓄能和非储水蓄能,都差不多,100GW左右。2050年,非储水蓄能,是储水蓄能的3倍。

(根据周孝信教授在SEC上的发言整理)